KÖNIG

最近风声紧,给各位太太推荐个范本。
(狗头保命)

十道选择

很早以前在另一个坑里看见太太从别处搬去写过,很喜欢,于是又搬过来填一填

cp 宇龙/朱白无差

题目属于原创者,两位先生各属于自己,臆想属于我。

1.who’s the cuddler谁是抱住人/喜欢拥抱的那一方:

都,28的拥抱是溢出的爱意,30的拥抱是难以抑制的对对方存在的确认。

2.who makes the bed谁是整理床(俩人准备睡觉前)的那一方:

30

3.who wakes up first谁先起床:

30

4.who has the weird taste in music谁的音乐品味很奇怪:

28

5.who is more protective谁更是个保护者:

30

6.who sings in the shower谁会在洗澡的时候唱歌:

28

7.who cries during movies谁在看电影的时候会哭:

28

8.who spends the most while out shopping外出购物时谁花的最多:

30

9.who kisses more roughly谁的吻更鲁莽:

30

10.who is more dominate谁是支配者:

28

my rating of the ship from 1-10给这配对打个分(从1到10):

7

一分是他不善言辞

一分是他柔软敏感

还有一分是这世界对他,对他们都太过坚硬又太过捉摸不定。

眉眼很深,看起来总像是颦着;唇瓣很薄,嘴角冷清地抿着。偏偏鼻子好看的很,不高不矮,影子盛在眼窝里恰恰好。侧面看去笔直,迎着光又添了微妙柔和的弧度,清灈而不嶙峋,大约是西方那位圣人的唱诗班缺了绮丽男孩,才特地招呼米开朗琪罗先生多耗几分心思的杰作。

生的是张清清冷冷的脸,可放在世间就过分招摇,蜂蜂蝶蝶没少招来。他倒也没多自持,由着性子,弱水三千,须眉粉黛无论,欢喜便舀上一瓢。
竟很是客气,将人带进温柔乡前说个明明白白,不必认真。

见了这样的人定是千方百计也要共度良宵的,只是记得,破晓前须趁着晨霭狼狈出逃,收拾体面,不告而别。
此后若是不巧再见,便只坐谈风、月、诗、酒。

【鹿包】火锅 p2

现在想起来,鹿晗还能记得黄子韬,一个尚对美国电影里的生日趴有所幻想的小孩儿,有些埋怨的语气——都是珉锡哥,给鹿哥过生日干啥非得点火锅。金珉锡作势生气对着黄子韬呀了一声,没扭头看鹿晗,转了身要进宿舍厨房,途中遇到金钟大拍了拍对方的肩说了些什么,应该是韩语,得到答复后眨一次眼睛又点两次头,生日尖顶帽上羽毛一点一点。一根羽毛松了,落在他肩侧。

至于自己在干什么,自己和金珉锡的互动,自己知道外卖叫火锅是金珉锡的意思之后的表示,鹿晗的记忆却几乎是空白。非要推理出自己当时的行为的话,他暗自揣摩,那时和金珉锡关系亲密的自己很有可能扑上去挂在了金珉锡身上,或至少和他来了个很hip-hop的击掌,再不济,自己也应该很京城小爷地说了句谢谢金包子。

而事实上,当时的鹿晗只是在某个金珉锡靠近自己的时间点上,拍了拍他的背,把他往桌边带。随意想,这人还真是挺爱吃火锅的,和我一样。

带着一点宣传国粹成功的成就感,和一点飘忽不定的欣喜。

和我一样。

那是鹿晗和金珉锡22岁那年。

 

组成CP是公司的意思,虽然不至于明文写进策划,但也没少暗示。配对热度不断上升,在最初的尴尬过去后,两个小少年本着大老爷们不跟小娘们计较的原则,居然慢慢把这个一点也不直男的设定当成梗,坦然地接受了下来。平日里打闹打趣自是常态,踢起足球来居然还能隔半场大喊上一句“亲爱的加油”,喊的一方占了口头便宜得意洋洋,被喊一方多少有些嫌弃,也不过是一副“随你”的表情,反正下次踢球时又风水轮流转。

两人之间又以鹿晗爱用这个梗多一些,具体表现为生活中抱抱金珉锡,摸摸金珉锡脸,时不时对着金珉锡咬耳朵。

“真是一点都不直男。”来自长沙小王子的嘲讽。

“你丫才弯的!”鹿晗字正腔圆,顺手把一个抱枕扔过去,正中靶心,老直男了。

抱枕落地,成功换来了洁癖金珉锡一道炯炯的目光,毫不意外的,张艺兴就看见鹿直男顾不上别的,一心只对着珉锡,笑出一脸褶子,飞速起身去把抱枕捡起来。整套动作那叫个一气呵成。

啧啧啧,你瞧瞧。

这边张艺兴正原地感慨,那边鹿晗已经轻车熟路地搭上了金珉锡的肩膀,把人带去了阳台。

看样子是要谈心咯。张艺兴都不用过脑子就搞清了这个局面。

真是不知道两个直男哪来这么多话要讲哦。张艺兴继续原地感慨。

 

两个人向来是黏得紧的,这一点大概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或者说,两人的潜意识就觉得这种亲密理所应当。都爱喝咖啡,所以一起去买饮料;都爱踢足球,所以一起出门运动;都有着和弟弟们不同的审美,所以也一起逛街购物,同款无数。

没毛病。

所以当弟弟们坏笑着调侃两人时、当前辈们笑着说两人关系真好时、当粉丝们FANFIC制作得热火朝天时,包括他俩的所有人都多多少少一笑了之,多少有些上不了台面的玩笑,但若不往台面上放自然也无伤大雅。

有些考量对他们而言太遥远。

 

金珉锡第一次意识到两人黏得紧已经是很久以后,不小心回顾ShowTime的时候。

节目后期调过色,偏黄偏暖的色调,连带着冬天的气息都染得像旧照片。

明明也没过去那么久。屏幕外金珉锡有点……不自然。

在林荫道喊完口号,面对镜头尚有羞涩的大男孩们扭头就跑,画面里他慢了一拍,在混乱的人群中愣愣的。鹿晗反手搭他肩,让他顺势转圈,鹿晗手从他肩上滑下,走出去一段距离。镜头里的金珉锡手还在兜里,脚下已经小跑几步追上鹿晗。

与其说只被彼时两人的亲密惊讶到,不如说是两人那种自然而然的氛围,让隔着屏幕的27岁金珉锡有点……不自然。

 

同样让他隐约感到不自然还有一件事。鹿晗的火锅店会员,或者说他们俩的火锅店会员。不是“一起去”办的,而是“一起”办的。

鹿晗风风火火地喊他去吃火锅,说这家好吃,留学生那会儿他就经常去。

我要减肥啊。金珉锡揉着包子脸上半两肉,无声嘶吼。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跟着去了。

鹿晗跟火锅店偶遇的服务生是留学生同学,原来在语学堂算是半个称兄道弟的关系。服务生问他们,你们要不要扫个码办个会员,给你们打折呀。

鹿晗一听,都是一个人在国外不容易,想也不想就答应说好。折腾到最后要短信验证才发现,哎呀,没带手机,收不了验证码。正打算跟人说还是算了,尴尬的表情都在脸上了,却发现金珉锡已经把手机递过来。

“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

就这样,火锅店会员鹿晗的名字后面跟了金珉锡的号码。

没过很久那个号码就因为工作原因换掉了。

 

金珉锡看着比格line,比格line不敢看他。

金珉锡又看看桌上一滩啤酒,刚才他的手机浸在里面。

比格line正在疯狂道歉,哥对不起我不该一玩疯就抱着酒瓶到处晃的对不起对不起也怪灿烈要是他不偷袭我我也不会抱不稳酒瓶钟大他还在我耳边突然唱高音吓死我了对不起对不起哥……

金珉锡没生气,硬要说的话他觉得边伯贤好像比他还要惨一点。他只是有点懵逼,正是各种档期排得混乱的时期,没有手机要他怎么过日子。

都暻秀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冷静地拿起手机,擦干净了给他递过来,让他晾两天再开机,应该没事的。

末了都暻秀又补一句,哥,你原来那个手机还能用吧,是没注销号码吗。

金珉锡这会儿才回了魂,开始安抚混乱的弟弟们。

回到宿舍好一阵折腾,翻出旧手机充电,发短信给经纪人和工作人员说这几天换了号码。

金钟大这会儿晃过来,说怪不得哥一直养着这个号码呢,是早料到有这一天吗,哈哈哈。金珉锡作势要打他,说今天的事你还有一份呢,别得瑟。补刀团长立马蔫了,乖乖撒娇道歉溜回房间。

金珉锡看他走出自己房间的背影,忽然觉得今天超累啊。

为什么一直养着这个号码啊。

手机在桌上还嗡嗡个不停,火锅店的短信静静躺在那里。从2013到2017,每年一条,跟他说,亲爱的鹿晗先生,祝您生日快乐。

错了错了,你们理解错了,这不是他的手机。之前要我帮忙转达还容易些,现在可有些强人所难了。

金珉锡瞥了眼床。

好累,好想倒头就睡。

还是要先去洗漱的。

 

到底是谁理解错了呢。

我们是关系很好的前同事,我们是一起通宵练习的同伴,我们是,特别铁的哥们儿。真没你们想的那样,就算有一点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那是公司的安排啊。我们两大老爷们啊,性格合得来又一起踢球,你们女孩子看起来是有可能觉得亲密,但是,你们想得到的嘛,特殊环境下人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压力下人的关系也有可能更好些的嘛。

有声音问自己,没有人在没有人问啊,你反驳谁反驳什么呢。

到底理解错什么了呢。

一些……苏点吧

开始原地打滚(>﹏<)(>﹏<)(>﹏<)
心疼珉
luminer心使我哀怨
哀怨使我丑陋      ( ` ^ ´ )ノ

【鹿包】火锅

金珉锡今年27岁了。

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很大的年纪,只不过在这个恨不得能永远一副少年皮囊的圈子,27这个数字的确催人上进。

练习本身就运动量不小,健身都有认真做,饮食也控制得好。于是在几个弟弟忙不迭的褪去少年单薄身形和过瘦脸型,愈发现出成熟气场的同时,金珉锡却是实打实的瘦了下去,最明显的,婴儿肥正决绝而去,仿佛当年死死粘着他不愿走的不是他脸上那半两肉。

婴儿肥到了一定年纪会退没毛病,可27岁是不是太大器晚成了点?大哥瞅着镜子默默思考。

早几年饿得睡不着的日子历历在目,明明是新陈代谢快的年纪,偏偏花着几倍于现在的力气减肥。

都怪火锅。

金珉锡闷闷的想。

“我就是因为这个火锅才胖的。”

金珉锡的话被话筒清晰收录,语气恰到好处,眼儿也没抬一下,专注地送了一筷子粉条羊肉入口,俨然是位火锅发烧友。背景里金俊勉在努力吸引弟弟们的注意力,正当发育永远吃不饱的94line置若罔闻,当然,还有他身边的,真,火锅发烧友,鹿晗,吃的毫无偶像包袱,端的是一副镜头随你剪,我有火锅足矣的模样。

金珉锡抬了胳膊肘,戳戳鹿晗手臂。

鹿晗暂且放过一块夹不起来的土豆片儿,眼神丢来一个,啥事儿?

一双鹿眼睛在辣椒油味儿的氤氲中亮晶晶,疑问的,无辜的,略微不满的,下意识撒娇的。

这个人的眼睛能用最清澈的方式展现最斑斓的情绪。

还能啥事儿,金珉锡摆个小狼耳朵动作,showtime录完一会还有舞蹈练习呢。

噢,对了,您说的很有道理,我这就悠着点吃。鹿晗心下了然,暗想这哥不愧是我同龄人,思想就是成熟周到很多。

而鹿晗不愧是大哥的同龄人,成功地没有抵制住火锅诱惑,吃了个撑。

录制结束后练舞时,累的不行的金珉锡还得站着,减肥。脚边是瘫倒在地的弟弟们,对面沙发上鹿晗不时捂胃。实在难受了,抓了瓶矿泉水去洗手间,回来时面色潮红,小鹿眼里带点儿雾气。多半是去强行倒空胃袋了。

可怜巴巴的,金珉锡想。脚下的步子没过脑子就往鹿晗那儿迈,伸手给他捋捋背,顺顺气儿。

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吃火锅鹿晗没控制住自己,结果训练时一副生无可恋脸。当然,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数不胜数。你说,这人怎么不长记性,操碎了大哥这颗近半五十的心。

“这么大人了,吃东西要控制控制自己啊。”大哥很诚挚。

“哎后期字幕说你老你还真当老了,这不才二十出头吗,趁那个什么……”

金珉锡:“新陈代谢。”

“啊,对,新陈那个什么快,吃不胖,不吃白不吃呗。”

“……”金珉锡不接话,放在鹿晗背上的手上力道大了几分是真的。

人比人,气死人。

要说吃货,鹿晗真是队里隐藏的先进典型。什么都能吃,什么都爱吃,辣的甜的荤的素的一样不落。气人的是,这人前一天晚上庆功宴该吃吃该喝喝,第二天早上起来拾掇拾掇又是一张巴掌脸,清晨的小鹿,上镜的很,仿佛早起肿脸这件事在他世界里从来是不存在的。

金珉锡抽了抽自己包子脸上那半两肉。

就这么一吃货,也有吃东西吃到崩溃的时候。

那还是刚出道时,在中国上各种访谈节目。鹿晗生日将至,正好拿来给节目做文章。各种蛋糕理所应当砸在了他头上。

节目组当然不会考虑什么吃太多蛋糕了可能会腻,于是,不管哪个节目,结尾处都是一股脑的“好的那我们知道鹿晗生日快到了我们提前祝他生日快乐”,然后就是一个蛋糕噼里啪啦从天而降,然后生日歌合唱响起,然后大家傻站着看鹿晗感谢节目组,然后在主持人的催促下双手合十闭眼做许愿状,然后吃一块以表诚意。

所以当鹿晗坐在车座上,京瘫着摸肚子,还散发着一股子奶油味儿时,金珉锡看着他生无可恋的小脸,觉得这家伙今年的生日愿望不得了啊,这么多蛋糕加成,不实现都对不起那些鸡蛋面粉奶。

“许什么愿了?”金珉锡拍他。

“你说哪一次的?”鹿晗一脸认真。

呦,挺用心,每次许愿还不一样:“就这次的,你许什么愿了?”

“希望下一个节目不要有蛋糕。”鹿晗继续一脸认真。

哦,原来是这个画风。

鹿晗看到吴亦凡睡眼惺忪地往包里塞彩带时就心里有数了,结合之前黄子韬随手丢的一袋气球,金钟大的纯手工尖顶帽,还有下午没有行程的空闲--事情正在向一个有蛋糕的生日趴发展。

鹿·真男人·吃了很多蛋糕·想起蛋糕就反胃·晗不乐意。

不乐意归不乐意,弟弟们这么上心他总归是感动加欣慰,真男人哥哥的心得到了极大满足。蛋糕就蛋糕吧,这时候嘟嘟囔囔不愿意吃蛋糕就忒矫情了。

哎。

不想吃蛋糕。

想吃火锅。

社会主义好,过生日不兴西方吃蛋糕那一套。

想家。

出道后的现实情况和理想中的差别难以忽视,多多少少时好时坏地让人心里不是滋味。而这种“不是滋味”,又说不好是不是心理落差,毕竟出道后超出预想的人气让之前对未来的阴霾散了不少,这就足以为之感激。若说不是“心理落差”,却又不能恰当放入其它情绪的抽屉:庆生的真情实感被录制剪辑成为消费品,供人怀着任一种情绪品评;时间表都由陌生人编着写着,却在官方文案里戴着自由美好的高帽;节目里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北京本地人,却每每过家门而不入。

他们是被圈养的天使。*

你看,这就是落差了。没有人会喜欢用“圈养”形容自己,也没有哪个大男孩愿意把自己跟“天使”二字绑一起。

可公司是“为了你好”。可粉丝喜欢。

京城爷们想想还有些悲愤,又马上嫌弃起自己怨怨艾艾的像姑娘家家,思路便就此为止。一抬头发现金珉锡杵他面前,小手伸在他眼前晃荡,显然晃了老半天了。

“喂,鹿晗,鹿晗?鹿晗!鹿哥!”金珉锡很正经。

“啊啊哦哦哦,哎怎么了?!”抬头笑,露八颗牙,上四颗下四颗眼角带褶子那种。

“在想什么,那么出神,经济人哥喊你了,外卖来了,吃饭,吃完饭还有排练,经济人哥催我们快点。”他听见金珉锡说。他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大脑无法正常运转,以至于连金珉锡噼里啪啦说这么大一串话这件事本身的不合理之处都没发现。

后来他想,金珉锡是不擅长说谎的。其实任何类型的谎言都不擅长。可他的谎言在内容上每每是合情合理的,这就把形式上的破绽盖过去了。

TBC

*来自珉瘾大大《不古》里的话

很早的画了

[鹿包]一小段子

鹿晗喝酒吗。

这么劈头盖脸地一句问下来金珉锡是答不出的,至少他需要挑着猫眼努力回忆好一会,再回一句,喝的吧。不算笃定的语气。

那人离开前,宿舍是禁酒的,经纪人盯很严。这就没有了他们一群人在宿舍聚众酗酒的可能,只有可能出道前独自出去喝酒,或者和成员出去放飞自我时喝两口。

鹿晗不会自己在外面喝酒,金珉锡想。异国他乡,身边是自己半懂不懂的语言,认识的人很少,也不在伸手能抓住的地方。就自己,清醒的时候挺冷清,挺安全。

这是金珉锡在鹿晗离开后的异国行程里得到的经验。

鹿晗跟弟弟们出去吃饭也是不喝酒的,金珉锡想。能喝的不多,酒品又不好--喝醉以后瞬间开朗活泼,又唱又跳,间杂着韩文中文插科打诨--毫无二哥的尊严。

所以大哥二哥总在庆功宴后担起护送弟弟回家的重任,不高大的体形此刻如山伟岸。


鹿晗不喝酒。

那我是怎么知道鹿晗酒品不好的?

哦,我们会一起喝酒。


因为和你有出道之前的很多时光,因为和你的交集除了行程和宿舍不计其数,因为你是这陌生地域里最亲密的存在,因为你比我大几十天--尽管我的大男子主义不愿意承认--给我依赖感。

鹿晗在金珉锡面前会喝酒。



无比短小的段子,补全看缘分了[手动笑着哭]